Archer

往后余生皆是你。漫威、索尼、红A最帅、尘羽锁死,不接受反驳,你反驳就是你对。
现充老年剑三狗,

尘羽 - 孕期记事录 (二)

:假设羽然怀孕了

:瞎几把写

:好玩的孕期梗可以告诉我

:想到哪里写到哪里

(二)

这一日,阿苏勒处理完政务回到大帐的时候发现本该在休息的羽然不见了踪影。

“大阏氏去哪了?”阿苏勒问守卫的士兵。

“大君!”士兵行了礼,回答:“大阏氏说她去河边逛两圈!如果您回来了问起,让大君您不要担心,她逛累了就回来!”

“你们怎么不拦住她?她现在有孕在身,还放她出去乱逛。”阿苏勒有些不悦。

“这......”士兵苦笑,“大君,大阏氏的脾气您又不是不知道,我们哪拦得住啊?”

“......”阿苏勒想到羽然的脾气,头疼的摆了摆手,“算了,我去找她。”然后接过坐骑的缰绳,翻身上马向都城外疾驰而去。

等阿苏勒到的时候发现羽然混在人群里正在和人赌骰子。

“来来来!买定离手啊!”羽然大声的吆喝着。

“开开开开!”周围凑热闹的人呐喊着。

“二三四!小!哈哈哈,阏氏你又输了!”羽然对面一个有着络腮胡的的大汉笑着抓起脚边的酒,砰的一声放到桌子上,“喝!”然后给羽然身边明显空了的酒碗倒了满满的一碗酒。

“愿赌服输!喝!”羽然豪气的端起酒碗一饮而尽,“好酒!”然后放下空碗,伸手拿过骰子摇晃,招呼:“来来!再来!”

阿苏勒看到羽然一口闷了整碗烈酒,都来不及阻止,脸色顿时黑了,他强忍怒气,喊了一声:“羽然!”

“啪——”羽然听到阿苏勒的声音,手一抖摇晃的骰子连筒一起掉在了地上,她缩了缩脑袋,小心翼翼的回头看到阿苏勒站在人群身后正盯着他,脸上一片平静,不见丝毫生气的样子,可她知道这正是阿苏勒发怒的前兆。

完了!羽然心里惨叫一声。

“阿......阿苏勒,你今天怎么这么早就回来了啊?”羽然缩着脖子,讨好的看向从分开的人群让出了通道中向自己走来的阿苏勒,脚步踩在草地上的声音很轻,只有些许的摩擦声,若不是此刻周围的人群都像被掐住了脖子一样安静下来,她根本听不到。

羽然咽了咽口水,觉得每一步都像是索命的信号离自己更进一步。

“酒好喝吗?”阿苏勒走到羽然面前,看着她缩着脖子仰着小脑袋讨好的看着自己。

“好喝。”羽然看着阿苏勒沉静的脸庞,在落日的余晖映照下,本就极美的容颜此刻像是引诱人堕落的魅,充满了危险和诱惑,不禁有些看的痴了,呆呆回答着阿苏勒的问题。

“要不要再喝一碗?”阿苏勒忽然笑了,笑容像盛开的罂粟一样。

“好.....不不不不,不喝了!不喝了!”羽然突然清醒过来,疯狂的摇头,然后伸手拽着阿苏勒的衣袖,撒娇:“阿苏勒,我们回家吧。”

“不是喝的挺开心的吗?怎么我一来就不欢迎了?继续喝啊。”阿苏勒低沉的嗓音带着凉意在羽然耳边回荡。

“我就喝了一杯!”羽然伸出一根手指,看着阿苏勒小声的说,“不信,你问他们!”羽然猛地伸手一指周围的人群,期待他们能救自己,结果就看到周围的人群呼啦一声四散开来,不一会儿整个河滩边空荡荡的只剩下了他们两个人。

“喂!回来!你们回来!”羽然目瞪口呆的看着迅速离开的人,跺了跺脚,“你们这群叛徒!”

阿苏勒收回环视四周的视线,似笑非笑的看着羽然,“叛徒?”

“嗯......”羽然尴尬的收回手,小心翼翼的看着阿苏勒,软着声音撒娇,“阿苏勒~”然后伸手抱住了阿苏勒的腰,将脸埋在他的胸膛,闷闷的说:“别生气了嘛,我......我就是有些无聊,你每天一大早就出去了,很晚才回来,我一个人呆在帐子里面没事干,就......我下次不会了,你别生气了嘛。”

阿苏勒沉默的任由她抱着自己的腰晃晃,听到她闷闷的话时,叹了口气,伸手拥抱住羽然娇小的身体,用狐裘披风将两个人裹起来,把下巴轻轻的支在她的头顶上,温声开口:“羽然,我没有生气,我只是有些担心你。草原夜晚风大温度又低,河滩边更是,你还穿这么薄往外面跑,受凉了怎么办?更何况,你现在有孕在身,还喝酒。”

“对不起嘛,”羽然用脸颊蹭着阿苏勒胸前柔软的衣服,像只猫咪一样,“我下次不会了,再也不喝酒了!真的!我发誓!”羽然松开环抱着阿苏勒腰部的手,举起做发誓状,小脸严肃认真。

“你啊,”阿苏勒失笑,“是我不对,天天忙于政务,忽略了你,我下次早点回来陪你。”而后低头在她额头轻轻的落下一吻。

羽然看着柔和的注视着她的阿苏勒,眼眸深邃的仿佛整个星辰和大海,却只装下了她一个人,忽然眼睛就起了涩意,她连忙再次将脑袋埋进阿苏勒的怀抱里,不让他看到自己丢脸的样子,小声的说:“阿苏勒,我们回家吧。”


(尘羽)豹子与鸟(8)兽医

发布了长文章:(尘羽)豹子与鸟(8)兽医

点击查看

给猪配崽的也能叫兽医?

羽然带阿苏勒去看病了!发生了啥?

(尘羽)豹子与鸟(七)相遇

发布了长文章:(尘羽)豹子与鸟(七)相遇

点击查看

命运终是顺应着星咎的轨迹,冥冥中指引彼此在陌生的地方相遇。

羽然小可爱这次真的出现了!不骗你们!出现了,于是下面你们你要大糖还是夹杂着刀子的小糖呢?!

前尘尽念(10)雨夜复仇

发布了长文章:前尘尽念(10)雨夜复仇

点击查看

谁挥长剑,为断前尘旧年。
谁道天上人间,应念。

尘羽 - 孕期记事录 (一)

:假设羽然怀孕了

:瞎几把写

:好玩的孕期梗可以告诉我

:想到哪里写到哪里

(一)

一大清早,北都城大君的王帐里就传来一声惊天动地的声音,是他们大君的声音,难以想象平时总是温和的大君会发出这样的声音,不由的令周围戌守的士兵有些好奇。

“你,你说什么?羽......羽然她怎么了?”阿苏勒脸上是满满的震惊,刚才大合萨说的话给他带来了极大的震撼,惊的他忘记了礼仪,顾不得尊称来称呼眼前他最为尊敬的大合萨,紧紧抓着他的手臂问道。

“阿苏勒,大阏氏怀孕了,恭喜你要做阿爸了!”大合萨也不计较阿苏勒的无礼,笑着重复了他刚才说过的话。

“真......真的?”阿苏勒觉得自己的耳朵里充满了嗡鸣声。

“真的,大合萨什么时候骗过你,”沙瀚笑着将阿苏勒松开的手拂下,再度确认的告诉阿苏勒,“阏氏怀孕了,看情形差不多有一个月了,你们也是,怀孕了都不知道还去赛马。”声音有些怪罪。

“大合萨,我们这不是也不知道么,知道了肯定就不去了,那个?我真的有宝宝啦?”羽然尴尬的笑了两声,指了指自己的肚皮,得到大合萨肯定的点头后,两眼一翻,整个人摊到在铺着柔软虎皮的塌上,浑身上下溢满了丧丧的气息。

“羽然怀孕了!我要做阿爸了!”阿苏勒惊喜的后退了两步,猛的撞上了身后堆满了公文的条案,发生剧烈的响声,哗啦啦的公文落了一地,也不顾的去捡,脸上全是傻乎乎的笑容,尽失大君的风范,让人有些不忍直视。

他僵硬的转过身,向大帐外冲去,整个人因为惊喜激动的有些同手同手,床榻至大帐门口短短的路程,差点自己绊倒自己好几次,待他出去后,隔着厚厚的帐篷都能听到他惊喜的跟人分享自己做阿爸的喜悦:“羽然,怀孕了!我要做阿爸了!”

“铁叶!我要做阿爸了!”

“苍术!我要做阿爸了!羽然怀孕了!”

......

“天呢,饶了我吧!”摊在床上的羽然朝天翻了个白眼,“这下好了,估计一会儿整个草原都知道我有小宝宝了。”

大合萨瞧着这两个人截然不同的反应,有些疑惑的挠了挠脑袋,算了,小两口的事情,他一个老人家也不懂,自己去解决去吧,然后溜溜达达的离开了大帐。

————————————————————————

羽然内心os:怎么就有小宝宝了?我以后还怎么浪????都怪阿苏勒!

阿苏勒内心os:不行,以后的看着点羽然,不能让她在浪下去了!

(尘羽)豹子与鸟(六)命运

发布了长文章:(尘羽)豹子与鸟(六)命运

点击查看

天地因果既定,世事于星轨转动中更加颠簸。

好久没有更新的《豹子与鸟》,最近一直在被小姐妹催促,今天更新了更新了。

最近拖延症有点犯了,有小姐妹私信我说在不更新就打死我,妥协于威胁之下,我今天憋了一章。

花与剑 番外 中秋节二三事

……为什么老福特又给我挂了……真的是好生气啊,明天什么都没有哇!

想看的戳链接吧,我也没办法了,好气!

石墨https://shimo.im/docs/YCp3DyGyGJhqjpQv/ 《番外 中秋节二三事》

微博https://m.weibo.cn/1975208885/4416033199035067

啊,好气啊

中秋福利 花与剑(7)终章番外幼儿车

好多小姐妹问我花与剑就这么完结了?是的就这么完结了!惊不惊喜意不意外?!问我番外有没有?有的,看我表情👀


中秋节福利~爱你们哟。

老福特肯定会屏蔽,就不尝试了,直接放在了微博,

https://m.weibo.cn/1975208885/4416034020555211

一时开车一时爽,一直开车一直爽。

花与剑 番外 中秋节二三事

祝大家中秋节快乐!吃个月饼花好月圆!❤️❤❤


(一)如何快速有效的叫醒赖床不起的人


羽然自从来到青阳以后有了个坏习惯,晚上玩太晚才睡,白天起不来,让阿苏勒有些头疼,但是又舍不得责骂,只能惯着。


这天晚上睡觉前,羽然告诉阿苏勒:“阿苏勒,明天早上你一定要叫醒我啊,阿玉儿明天就到了,我答应了要去接她。”


“嗯……”阿苏勒想起了每天叫羽然起床的情形,脸上的表情不由得有些迟疑,嘶—— 好像有点难搞定。


“你这是什么表情嘛?不相信我啊?”羽然抓起枕头拍打着阿苏勒的身体。


阿苏勒伸手接过枕头,笑着摇了摇头:“没有,我只是在思考怎么能把你叫起来?目前好像还没有成功过。”声音带上了调侃。


“我不管,反正你明天得叫我起床。”羽然听到他的调侃也想起了自己赖床的丰功伟绩,爆红了脸颊,然后橫了他一眼,“要是明天叫不醒我,你以后就不用回来睡了。”羽然挥了挥拳头,威胁他,然后翻身躺下背对着阿苏勒不再理他。


叫羽然起床?啧,任务难度等级⭐⭐⭐⭐⭐


阿苏勒摸着下巴瞧着羽然的后背思索,羽然被阿苏勒的视线刺的压根睡不着,翻过身羞赧的喊:“快睡觉,你这样我根本睡不着!”


阿苏勒笑着躺下伸手揽过羽然,“我只是在想要怎么把你叫起来。”


“想办法,管你用什么办法都行。”羽然打了个哈欠,有些睡意惺忪的说,然后就在阿苏勒怀抱里安静的睡了过去。


什么办法都行?嘶,阿苏勒想到了什么,结果不小心咬到了自己的舌头,发出一声抽气的疼。


第二天刚蒙蒙亮,阿苏勒已经起床溜了一圈跑马回来了,他掀开帐子的帘走到塌前,羽然正拥着暖和的毛皮毯子睡得正香,红扑扑脸颊也现在毛茸茸的垫子里,如果忽略她的睡姿不失为一副美好的睡卧美人榻。


“羽然,起床了。”阿苏勒坐在榻边轻喊,“羽然?羽然?”


“走开,蚊子,不要叫。”羽然挥挥试图收赶跑在耳边嗡嗡叫的声音,迷迷糊糊的嘟囔:“怎么都秋天了,还有蚊子……”


阿苏勒好气又好笑的看着羽然把自己整个人埋进毯子里缩成一团,伸手拍了拍鼓起的一团:“快起来了,你昨天不是说要去接阿玉儿的嘛?”


“不……不接了,好困……”


“阿玉儿和睡觉谁重要?”阿苏勒冷不丁的问。


“睡……睡觉……重要。”


阿苏勒听到意料之中的回答,忍不住用手背抵着嘴闷笑,笑过后温和的声音有些低沉的性感:“羽然,我要使用非常规手段喽。”话音消失在两人相接的唇齿间。


阿苏勒吻上羽然温热的双唇,由于刚从外面回来整个人带着清晨寒露的冰冷气息顺着紧密相连的唇齿传递到羽然感官之上,轻柔而绵长的亲吻趁着羽然呼吸困难张开嘴的时候猛然间攻城略地,迅速占领了羽然的口腔,挑逗着她的小舌与之共舞,逐渐加深的吻如同冰火两重天刺激羽然的神经信号。


阿苏勒的手也随之伸进了毯子之下,手掌顺着羽然的腰腹往下滑动,最终到了紧闭的双腿之间。


羽然猛的睁开双眼,对上了阿苏勒的带着狄促笑意的双眼。


“阿苏勒!”羽然躲开阿苏勒的亲吻,有些羞恼的喊着他的名字。


“醒了?”阿苏勒声音带着遗憾,“可惜了。”


羽然瞬间反应过来阿苏勒的意思,暴怒的大吼:“阿苏勒!你最近都去给我睡议事的帐篷去吧!”然后甩手将枕头再次当做武器砸向阿苏勒的脸,换来阿苏勒低低的笑声,温柔宠溺性感。


 

(二)论手残的程度性


“阿玉儿,我好无聊啊。”羽然趴在阿玉儿的帐篷里的桌子上颓废的喊。


“别喊了,一下午你重复了八百遍了,你嗓子不累,我听的耳朵都累了。”赢玉翻了个白眼回答。


“可是我真的好无聊啊,我都要长草了。”羽然哭唧唧的挤出两滴鳄鱼泪,干嚎:“小白菜,地里黄,出不去,还被人嘲……”


“行了行了,”赢玉捂着饱受摧残的耳朵,受不了的挑破了羽然的猫腻:“说吧,想干什么?”


羽然立马止住了干嚎,支起身体笑嘻嘻的拍了下手:“知我者,阿玉儿也。”


“别拍马屁,说!”赢玉言短意亥。


“那个,阿玉儿……”羽然笑嘻嘻的,“你有没有给姬野送过什么东西?”


“送东西?挺多的啊。”赢玉不是很理解羽然为什么问这个。


“不是,我是说你有没有亲手做过什么东西给对方?”


“……没有,”赢玉思索了下回答,“要什么买不到?需要亲自动手的,有那个时间不如多练会武。”


羽然听到赢玉的话翻了个白眼,“练功练功,你脑子里除了这个能换个东西不?”看到赢玉摇头之后,恨铁不成钢:“你就没想过亲手做一样东西送给姬野吗?”


“……想过,可是不会。”赢玉一脸实诚,然后疑惑的问:“怎么突然问这个?”


“就是……就是……这不是快八月十五了么,”羽然突然有些扭捏,“苏玛,哦就是大嫂跟我说青阳有个传统,就是青阳的女子在八月十五都会送给心上人一件亲手缝制的礼物……我们一起做啊!”羽然兴奋的拉着赢玉的手,“我想了很久,有什么简单好做的东西,你觉得荷包怎么样?!”


“嗯……我就不了……”赢玉拒绝,她长这么大从来都是舞刀弄枪,做女红?女红做她还差不多。


“别啊!一起做多有意思!”笑话,不拉个人垫背,怎么可以?“你就不想亲手给姬野做一个荷包吗?你想想他以后每天带着你的荷包,就好像你跟在他身边一样……”洗脑羽然上线。


“……嗯。”赢玉有些心动的答应了羽然。耶!羽然在心里比了个手势。


于是,这几天里阿苏勒和姬野发现自家的小妻子神神秘秘的,一大清早就不见了踪影,晚上很晚才回来。


“嘶——”羽然放下手中的针线,含住又一次被戳流血的手指,有着暴躁的含含糊糊的嘟囔:“怎么这么难!明明以前看别人做很简单!”


令人惊异的反而是赢玉,发挥了超乎寻常的耐心,一针一线很认真的缝制手中的荷包,已经快要缝制完成。


“我就不信了,我做笼子磨弹珠手艺那么好,我能搞不定一个荷包!”羽然咬牙切齿的执起针线和布继续奋斗。


“哎哟……”“嘶……”“呼呼……”一时间帐子里都是羽然被针戳到手的呼声。


许久过后,帐子里传来兴奋的呼声。


“哈哈哈哈,我真是个天才!”羽然举着做好的荷包左右瞧瞧十分满意,然后将荷包背在身后,眨眨眼,贼贼的问赢玉:“给我看下你做的呗?”


赢玉摇了摇头表示拒绝,收拾好针线,跟羽然说:“天很晚了,我先回去了。”


“小气!”羽然扁嘴,“等等我!”手忙脚乱的收拾好针线放在一边,跟着赢玉离开。


八月十五当天,一早阿苏勒睁开眼就发现往日怎么都叫不起来的赖床的羽然居然很早就醒过来了,正撑着手臂盯着他看。


“羽然?”阿苏勒疑惑的问。


“阿苏勒我有个礼物要送给你。”羽然从床上坐起,将阿苏勒也拉起来面对面坐着,“你闭上眼睛。”


“?”


“快点!”羽然催促,伸手盖在他的眼睛上,感受到他的睫毛扫过手心的痒意,“不许偷看啊!”


过了一会,感觉有什么东西被放在自己的手心里,听见她说:“好了!睁开吧!”


阿苏勒睁开眼低头看去,映入眼帘的是一团靛蓝色的布料,看出出来是个什么东西。他拿起来打量了片刻终于认出来这是一个荷包,然而裁剪的一点也不规整,针脚忽大忽小露在外面,参差不齐像是猎犬的牙齿一样,正面歪歪扭扭的绣了三个字,不仔细看都认不出是阿苏勒。


阿苏勒握着这丑到没办法形容的荷包面上一片沉静,唯有握紧了荷包的手透漏了他的心情。


羽然看不清他的表情,只看到他抿紧的双唇,以为不喜欢,心里有点委屈伸手想拿回荷包,就猛然看到阿苏勒抬起的头,眼眶微红,眼眸漆黑如同最深沉的暮色,带着惊人的亮光灼灼的看着羽然,嗓音有些沙哑:“我很喜欢,羽然。”


羽然整个人十分雀跃,听到阿苏勒说喜欢比什么都开心,“真的啊?我做了好久才做出来的,我还想你要是说不喜欢你就完蛋了!”羽然示威的握住手挥了挥,语带威胁。


就这么一瞬间,阿苏勒看到羽然手指上青紫的痕迹,伸手握着拂开她的十指,只见上面布满了细小的青紫的针孔,“羽然……”阿苏勒低低的叫着羽然的名字,啪嗒,温热的眼泪低落在羽然的手指上,晕开。


“阿……阿苏勒你怎么哭了?”羽然有些手足无措。


阿苏勒猛然抱住羽然:“我很高兴,羽然。羽然,我爱你。”


“……我也爱你,阿苏勒。”羽然回抱住阿苏勒小声的给与回应。

 


(三)甜月饼和咸月饼


中秋节当晚,草原的夜空早早的就挂上了一轮硕大的圆月,平日里亮晶晶一闪一闪的星子在月亮皎洁的容颜下羞涩的全部躲了起来,不见踪影。


整个草原上到处都是欢喜气氛,一堆堆篝火燃起,人们围着篝火载歌载舞分享着喜悦。


阿苏勒的王帐前也燃起了巨大的篝火,火光灼灼的跳动着,阿苏勒羽然姬野赢玉围着篝火坐着,身前的桌子摆满了瓜果乳酪牛羊肉。


“草原的月亮好大,和离国的看起来一点也不一样。”赢玉望着夜空感叹。


“那是当然了,草原上不像东陆有很多楼宇遮挡,视觉上看上去月亮离我们很远,草原没什么东西,广袤开阔,你看月亮的时候就好像触手可得一样。”羽然咽下嘴里的奶酪干,笑眯眯解释。


“哟,看不出来,大阏氏懂得还挺多哈。”赢玉扭头挑挑眉调侃羽然,“这做了阏氏就是不一样,说话都变得这么哲理性起来的啊。”


“怯……我本来就懂很多,只是你不知道而已。”羽然翻了个白眼给赢玉,然后伸手抓过桌子上的月饼咬了一口,“呸呸呸——!”猛的吐了出去,脸上皱成了一团,“这月饼是不是坏了啊?怎么咸的?”


“坏了?”阿苏勒伸手递给羽然一杯奶酒,说:“坏了就不要吃了,吃别的。”接过她手中的月饼放在一旁。


“什么坏了!”赢玉在一边有些不满的说,“就是这个味道,梅菜扣肉月饼,我们离国的独有的,我特地给你们带的!”


“咸月饼?”羽然咽下马奶酒清洗了口腔的异味感,“月饼就是要甜的才好吃,咸的算什么?还梅菜扣肉陷。”


“咸月饼怎么了!我从小到大都吃的咸月饼!”赢玉一拍桌子站起来盯着羽然,“你是有什么瞧不起咸月饼?!”


“咸月饼就是异端!你们离国人真奇怪!好好的甜月饼不吃!吃咸的!”羽然不甘示弱。


“我们离国人怎么了!咸月饼碍着你了?”


“咸的糕点都是异端!”


“我看你吃蛋黄酥,炸春卷不也吃的挺欢的嘛!也是咸的那你别吃啊!”


“那……那不一样!它们本来就该是盐味的!月饼不是,它就应该是甜的,玫瑰,红豆沙,莲蓉,奶黄……就该是甜的!甜的才好吃!梅菜扣肉?你咋不做孜然羊肉馅的!”


“嗯……孜然羊肉……听起来还不错,回头可以试下……”赢玉忽然听到羽然的话,居然有些迟疑的跃跃欲试,还真考虑回头做来试试看。


“……”羽然一言难尽的看着赢玉居然真的思索孜然羊肉月饼的可能性,向后一倒,倒入阿苏勒的怀里,仰头冲着他投诉:“阿苏勒,你说为什么会有咸月饼这种东西,就不该错在!月饼当然要吃甜的啊!”


阿苏勒摸着羽然的脸,笑而不语。


嗯,其实他刚吃了一块在羽然和赢玉争辩的时候,味道意外的还不错,但是显然不能在这个时候告诉暴怒中的小妻子。


阿苏勒抬头看着对面同样拦着还在思索中的赢玉的姬野,对方对他挑了挑眉,给了他一个了然的眼神。


对于刚才看着自己吃完了一块咸月饼的姬野,阿苏勒也回复了一个彼此都懂的眼神,一切尽在不言中。


至于甜月饼好吃?还是咸月饼好吃?嘘,这么好的月色,不如来赏月吧。

花与剑(7)—— 仗剑江湖梦已远,十年一梦花与剑

发布了长文章:花与剑(7)—— 仗剑江湖梦已远,十年一梦花与剑

点击查看

仗剑江湖梦已远,十年一梦花与剑

大梦一场清醒客,你我不似梦里人